足彩APP

|动态|

我不只属于我

时间:2019-10-04 09:36:51 | 作者:黄程浩

白云如流水,沿着天边缓缓流下,日倚西山,月露尖梢,天边最后的一抹光亮照在苏堤之上,看着沐浴于光芒中的柳树,即刻惊醒,其实,我,不只属于我。

夏日的夜,难免有些闷热,让人烦躁,儿时的我,常幻想着能倚着一棵垂柳,在柳荫下惬意地进入梦乡。于是乎,我天天扯着奶奶的衣角,要她在庭院里种一棵柳树,奶奶一开始是反对的,可当见我这么诚恳的一次又次求她时,她貌似被打败了,不知从哪弄来了一株小树苗,我为此惊喜不已,即刻寻来一把铲子,就要开始我的“植荫工程”,奶奶却冷不丁说出一句:“院子就这么大点,树也不一定能种成,你先做好失败的准备吧。”我假装没听到,在泥土上挖了一个小洞,正好可以塞下树苗,随后把根部附近的土填埋起来,工程的第一步便完成了。

种好这院中的一抹亮绿,我便扔下铲子,出门随小伙伴玩去了,田野里的欢笑带去了时间。

暮时归家,却发现柳苗不如刚种下去那么挺拔,年幼的我尚不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知树也要喝水,奶奶便耐心的教导我:“人要生长发育,要吃饭喝水,树要枝繁叶茂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”我便搬来家里的大水盆,拼命往里面倒水,奶奶看了,赶忙制止我:“树苗会淹死的。”我便慌乱起来,奶奶不慌不忙地疏松“水路”,一下子便好了很多,树苗如吃饱了的孩子,精神焕发,其上的露珠,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这一抹绿,是凉爽的新生。

日复一日,我给柳苗浇水施肥,柳苗也在岁月中逐渐成长,先是到我的膝盖,随后与我比肩,甚至略胜一筹,他像匹脱缰的野马,向太阳跑去,想与巅峰相比肩。他的枝叶是向上的燃料,他的枝干是永恒的顶梁柱,我惬意,享受着这独属我的夏荫。

再一次赏日倚西山是在西湖畔,我靠着垂柳,眼前虽是西湖景,心中却想的是小院柳,苏堤的柳,婀娜多姿,而我那棵远在故乡小院的柳,直上云霄,朝着太阳的方向,永不停歇。

我,便是小院柳,小院柳,便是我。当此时,我愕然,原来,我不只属于我。

sitemap.x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