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彩APP

|动态|

来自清贫

时间:2016-12-01 09:38:56 | 作者:童庆为

我的家在一个很偏僻的村庄里,其实在张艺谋的电影中经常能找到它的影子。迄今为止,在这片土地上没有高于两层楼的建筑,没有手机,电脑对于这里的人来说,则带着一种遥远不可企及的神秘。村中央一口陈年的老水井,哺育了整村的人们,井上的辘轳整日吱吱扭扭的唱着同样的曲子,就像村中家家户户升腾的炊烟一样永不变更。

我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,习惯了这里的日出而耕日落而息,习惯了父辈们黄土地边佝偻的身影,习惯了放学回来蹲在灶前烧茶煮饭。我很想捧一杯茶待在电视机旁,免得第二天到班里听同学那并不精彩的剧情解说;我也想追逐那袅袅直上的炊烟,去挥洒自己的理想……可看到父母那疲惫的眼睛,谁又忍心呢?哪怕只是家务活,只要能为父母减轻负担,我都愿意。

小时候,每当家里没了洗衣粉或盐时,母亲总是拎几个鸡蛋,拉着我的小手到集市上去。等到卖了鸡蛋,母亲就去杂货店。可是杂货店旁边就是家点心店,每次我的眼睛都要在那里驻留好久。终于有一次,母亲买了两个包子,我拿出其中一个,把它分成两份,一份给了母亲,一份留给自己,剩下的一个,我带回了家。

后来,我要参加中考了,我忧惧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,但我并不是怕考不上没面子,我怕的是假如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复读,父母又要多花钱了。于是,我加倍努力,可我不忍向父母要钱买复习参考书,只得一遍遍做着书上题目。终于,我如愿以偿了!望着父母欣慰的笑容,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尽了儿子的责任。

可接踵而来的学费问题又缠绕着父母,于是,在那个炎热的夏天,父亲背着简单的行囊到外面打工。父亲只懂点水泥石浆,只能去做天底下最累的职业──建筑工人。我不用亲眼看见,就能想象得出:光着上身,青筋暴起,汗水滚到黝黑的脸上,却越擦越多。整整三个月,父亲没回家一趟,我知道,他不愿耽误一天,也不愿开销路费。当我从父亲手中接过那沾满泥沙味的百元大钞时,我哭了,我分明感到那钱是从父亲身上一层一层抠下来的。

进入高中以后,我的眼界开阔了许多,也遇到了许多机会,但是只要有关钱的,我都主动放弃。我很想买《萧红文集》,也很想拥有自己的随身听,但想到父母,我都默默放下。当我从老师手中拿到奖学金时,我不是想去买怎样怎样的书,也不是梦幻着能有一次大方挥霍的机会,我只是轻轻地对自己说:父母可以不为我这个月的生活费操心了……

感谢清贫,把我磨砺成一个生活的强者!

感谢清贫,让我拥有一份独特的品德!

感谢清贫,使我读懂了充满亲情的人生!

sitemap.xml